广告栏目

你现在的位置: > 66 >

刘远举:中国底层民众为何难以安心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5 23:49:09



6招搞定慈禧太后喜欢的“香椿形似鱼”的吃法——椒盐脆皮香椿鱼糯米狮子头的做法大全瀛﹀ソ姒傜巼璁猴紝璧屽崥绋宠禋涓嶈禂二次函数专题四:平移对称旋转又见老情人53

苏州南浩街石碑坊上联的由来让豆渣幸福转身吧—豆渣什锦饼远去,你只是一个名字北京人的特点辨别黄金的六大技巧【电脑基础知识】常见网络下载方式简要介绍油炸海米的做法印度飞饼的做法大全【ZhongGong历届中央领导机构及重大人事变动】名医秘方:晚期腹部肿瘤圣方一村出了4位省委书记冬至养生按耳朵男子频繁抢劫情侣逃亡14年头发全白谈校长的柔性管理如何给对方优越感又不让对方瞧不起你?如何展现你的价值又不让对方妒忌?如何给对方好处又不损失自己?css中overflow-y或者overflow-x引起非常奇怪关于鼠标中键的bug......?电影【死刑(非法制裁)-美國動作片】人生就是放弃和选择红楼梦与禅之五(转)中国为乌克兰撑核伞背后三大内幕调理肠胃、手脚冰冷健康秘訣:多走+滾背薏仁米的功效与作用及多种食用方法篆刻作品欣赏《道德经摘句印谱》“大道通天地、真言入篆石”自制酒米配方

龙井茶香虾诸葛亮式管理给后世的启示銆愬皬瀛︿綔鏂囥€戝悕甯堟暀璧锋浣滄枃6澶х粷鎷?自制酒米配方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城市不断向乡村蔓延,某种程度上,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30年,也是土地价格飞速增长的三十年。在这三十年中,那些当年被户籍制度牢牢禁锢在土地上,为城市,为工业化,按剪刀差输送廉价工业原材料的农民,逐渐发现,在土地集体所有制之下,他们集体拥有了巨大的财富。

不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也许对最底层,对卑微的中国老百姓而言,拥有财富,也是一种罪,也有一份危险。跳楼,自焚,暴力冲突致伤、致命,围绕土地,有着太多的不平、不公。

2014年11月7日下午2点左右,张家口市上小站村村民刘维月,因征地跳楼,正是这样一个具体而微的例子。

跳楼事件之后,刘维月的女儿慧艳立即被抛入生活的漩涡。慧艳是单亲家庭,家里只有她和父亲、妹妹三人,24岁的她早早扛起了家里的重担,大家眼里这个勤勉上进的小姑娘,省吃俭用,但再怎么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那一点钱,面对至今仍昏迷不醒、性命垂危的父亲所需的每天五千的治疗费,也是杯水车薪。在得到社会捐款救助之余,人们不禁会问,为什么民间救助踊跃,但国家的社会保障却缺失了呢?

(资料图:腾讯新闻·活着出品的“草根之声”系列之一《河南村里的北京》,为我们展现处于城市边缘地带的底层民众生活。)

有一些人认为,国家尚未拥有足够财力,建立农村社会保障,只是超越中国目前发展阶段的空想。还有认为,农民拥有的土地和农村世代相传的家庭养老传统使农民现阶段不必享受社会保障这个“奢侈品”。

正是在这种观念下,农村社会保障长期得不到重视,城乡社会保障资源的分配严重失衡。从全国社会保障费用支出的情况来看,占总人口80%的农民,只享有社会保障支出10%左右,而占总人口的20%的城市居民,却占到社会保障费用的90%,从人均社会保障费用来看,城市居民是农民的20倍以上。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通过对多国饥荒的研究认为:法律、经济、政治等特征决定的社会中不同群体的权利关系,最终决定了不同阶层的人对粮食的支配和控制能力。例如,1943年,孟加拉政府为了保证工业地区加尔各答的粮食供应,从农业地区调粮,造成了饥荒。

林毅夫和杨涛运用阿玛蒂亚·森的理论,研究了“三年自然灾害”后发现:在中国中央计划体系中,食物获取权偏向城市居民,城市居民可通过定量配给系统获得食物,而农民却需强制性上缴(按:详见《食物供应量、食物获取权与中国1959-1961年的饥荒》)。这不但和当年农民政治权利低于城市居民相吻合,也能很好地阐释今天的诸多公共现象:校车、教育、医疗保障等公共品的供给。在国库充盈的今天,不是“供给不足”,而是“权利不足”造成的资源在不同阶层、地区、户籍的人群间分配不均。由此,不难解释为什么农村缺乏社会保障机制。

虽然中国没有明显的游说制度,但是,政府的决策某种程度上,仍然会受到社会舆论的影响,所以,不同群体影响舆论的能力,会影响到公共资源的调配。农民群体,长期的户籍制度,更紧密的基层结构,乃至农民自身的权利意识,文化程度,都严重制约了他们的诉求能力,从而影响到他们声张自己权利的能力。

权利低下,造成的另一个严重问题就是,底层的老百姓更容易受到各种“苍蝇”的侵害。

上小站村是张家口市的一个近郊村,既然是近郊,就有着现在最宝贵的资源土地,而每一个中国人都明白,在中国基层,围绕土地,会发生多少酸甜苦辣,压榨与反抗。据《财经国家周刊》报道,事件的起因正是因为村“两委会”在“城中村改造工程”的前期工作中的一系列不合规行为所致。不仅合同内容完全倾向于开发商的利益,违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条款,其补偿方案更是不顾及全体村民的生存条件,导致了村民群体越级上访多次越级上访多次。与此同时,据涉事村民反映,现任村“两委会”领导班子存在严重的财产来路不明现象。最近临近换届选举,又为村民发放面粉、粮油等物品,还为老年人发放手机和现金。

现在,中国进行着一场打老虎运动,打老虎的艰巨微妙自然不必多言,但对老百姓而言,更重要的,却是打小苍蝇。

现在网上时有传闻,某某贪腐官员被查,家里搜出上亿现金,清点时用坏了几台点钞机,再或者某某家里又搜出多少公斤的黄金,再或者又传闻海外又有多少房产。对于这些大小老虎的传闻,一般老百姓听闻之后,啧啧称奇,再义愤填膺地骂上几句也就过了,毕竟,他们贪再多,就如那“洋米,洋面,外洋大轮船,那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但是,令人愤怒的社会现实却是,苍蝇数量众多,特别是在底层,被苍蝇叮上,却是大概率的事情,不管是谁,一旦遇到,谁也没有信心一定有一个说理之处。

正如有人说,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好的国民,勤劳、老实,但却胆小、懦弱,甚至最暴力的反抗也是跳楼与自焚这种自我伤害,但是,愤怒的出口不会仅仅只指向自己,也会滋生出上访、越级上访,甚至暴力报复社会等恶性事件,成为这几年社会不稳定的最大因素。从这个角度来看,打小苍蝇会更直接地影响中国社会。

最近与一个到香港定居的朋友聊天,聊到她所遇到的一些经济上的纠纷,她说,她比较放心、安心,因为法治之下,肯定有一个讲道理、讲法律的地方,能够公正、公平地保障她的合法利益。也许,不管是中产,还是底层,不管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只要是中国人,所缺乏的,正是这样一种安心吧。

现在,小苍蝇众多,民众难以安心,而庙堂之高,纵然雷霆万钧,却也无奈江湖之远,唯有让法治,公民权利充盈至中国基层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这个时候,小苍蝇才会无处可藏,而民众才能安心。

(原标题:《打老虎与打苍蝇》)

作者:刘远举


銆€銆€寰堝鏃跺€欐垜浠兘鍦ㄧ洸鐩殑鍔犲ソ鍙嬶紝澶у搴旇鐭ラ亾锛屽綋鎴戜滑鍔犲畬鎵€璋撶殑鈥滃ソ鍙嬧€濆悗锛屽叾瀹炶繖浜涗汉杩樻槸浣犵殑闄岀敓浜猴紝骞朵笉鏄ソ鍙嬶紝浠栦滑浼氬共鐨勭涓€浠朵簨鎯呭ぇ澶氶兘鏄幓鐪嬬湅浣犳槸涓€涓粈涔堟牱鐨勪汉銆€銆€鎵€浠ワ紝浣犵殑鐩稿唽涔熷氨鏄湅鍙嬪湀淇℃伅灏辨槸浠栫殑绗竴瑙傛懇鍦扮偣,濡傛灉鍦ㄨ繖涓椂鍊欙紝浣犳病鏈夊お娉ㄩ噸浜庢棩甯哥殑绉

銆€銆€寰堝鏃跺€欐垜浠兘鍦ㄧ洸鐩殑鍔犲ソ鍙嬶紝澶у搴旇鐭ラ亾锛屽綋鎴戜滑鍔犲畬鎵€璋撶殑鈥滃ソ鍙嬧€濆悗锛屽叾瀹炶繖浜涗汉杩樻槸浣犵殑闄岀敓浜猴紝骞朵笉鏄ソ鍙嬶紝浠栦滑浼氬共鐨勭涓€浠朵簨鎯呭ぇ澶氶兘鏄幓鐪嬬湅浣犳槸涓€涓粈涔堟牱鐨勪汉銆€銆€鎵€浠ワ紝浣犵殑鐩稿唽涔熷氨鏄湅鍙嬪湀淇℃伅灏辨槸浠栫殑绗竴瑙傛懇鍦扮偣,濡傛灉鍦ㄨ繖涓椂鍊欙紝浣犳病鏈夊お娉ㄩ噸浜庢棩甯哥殑绉



新闻信息连播版权所有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