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栏目

你现在的位置: > 66 >

〖诗词鉴赏〗唐代诗词赏析:《其他篇》508首<81-100>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7 4:13:43



珍惜我们生命的快乐一张图看跳绳减肥每小时燃烧肪1300卡一锅老卤汁。卤出无防腐剂无色素,味道相当安逸的【香卤兔头、兔腿】火火红红,年年有余——剁椒芽菜鱼扇烫伤不留疤只要用一次

《中国祖师文化》100集图解:“断舍离”清单▎精简你的生活你所浪费的今天,是昨天死去的人奢望的明天 说不定这世界上最好的感情,就是你喜欢她,她喜欢你,你们却没有在一起。【书法赏鉴】难得一见的精美行书字帖(上)几米漫画:可不可以不勇敢?为何朝鲜政权能够顽强生存这么久2010_钩花衫_花型图解(2)U5教程——梦幻般彩色变换效果【教育智慧】学习是孩子自己的事怎么买疾病保险?才能让生活有保障?略谈作文的“材质评弹综艺剧及评弹天地优秀评弹大全杭州市大学里面缴的医保,跟毕业后公司缴的医保是不是在同一个医保本里面?为什么写文章之前总是很痛苦,各种磨叽?搞笑图文130805科学家告诉你如何变开心webofscience数据库里怎么查一个地区在SCI/SSCI/A&HCI的论文发表数量?鍝堝皵婊ㄥ尰绉戝ぇ瀛︺€婂尰瀛﹂仐浼犲銆?0闆嗘暀瀛﹁棰?[转]蜂蜜加肉桂粉的神奇疗效【转载】胡恒生先生的国画作品展示世界各地的老城風貌(下)【40P】南瓜的妙用可治食物中毒最新收集的万年历时钟天气预报计算器等图文:治疗甲状腺肿瘤有效方剂之消瘤汤

NSK 7212ATYNDBLP5

NSK 7212ATYNDBLP5

 

[开衫][浪漫春裳]——温柔的华夫小姐——毛线球经典款中长开衫广东2012高考语文满分作文]十滴水滴肚脐,寒热两邪通吃……图文:治疗甲状腺肿瘤有效方剂之消瘤汤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唐代诗词赏析:

《其他篇》508首<81-100>   

精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81杜审言——《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
82杜荀鹤——《春宫怨》
83冯延巳——《采桑子》
84杜荀鹤——《旅泊遇郡中叛乱示同志》
85杜荀鹤——《山中寡妇》
86杜荀鹤——《再经胡城县》
87冯延巳——《长命女》
88冯延巳——《鹊踏枝》之一
89冯延巳——《清平乐》
90冯延巳——《谒金门》
91冯延巳——《醉桃源》
92高适——《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
93高适——《燕歌行》
94顾况——《宫词五首》
95韩翃——《酬程近秋夜即事见赠》
96韩翃——《寒食》
97韩翃——《同题仙游观》
98韩偓——《已凉》
99韩愈——《八月十五夜赠张功曹》
100韩愈——《山石》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81杜审言——《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
 

独有宦游人,偏惊物候新。
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
淑气催黄鸟,晴光转绿  。
忽闻歌古调,归思欲沾巾。

作者:
     杜审言(公元648?- 708年),初唐的一位重要诗人,杜甫的祖父。他的诗以浑厚见长,精于律诗,尤工五律,与同时的沈佺期、宋之问齐名。他对律诗的定型作出了杰出的贡献,由此也奠定了他在诗歌发展史中的地位。杜甫有云:“吾祖诗冠古。”史称杜审言有文集十卷,大多散佚不闻。现存最早的《杜审言集》是宋刻一卷本,收诗四十三首。《全唐诗》所收亦此数,并按体裁编次,计有五言古体二,五律二十八,七律三,五言排律七,七绝三。
 杜审言,字必简,襄州襄阳人,晋征南将军预远裔。擢进士,为隰城尉,恃才高,以傲世见疾。苏味道为天官侍郎,审言集判,出谓人曰:“味道必死。”人惊问故,答曰:“彼见吾判,且羞死。”又尝语人曰:“吾文章当得屈、宋作衙官,吾笔当得王羲之北面。”其矜诞类此。累迁洛阳丞,坐事贬吉州司户参军。司马周季重、司户郭若讷构其罪,系狱,将杀之。季重等酒酣,审言子并年十三,袖刃刺季重于座,左右杀并。季重将死,曰:“审言有孝子,吾不知,若讷故误我。”审言免官,还东都。苏(廷页)伤并孝烈,志其墓,刘允济祭以文。武后召审言,将用之,问曰:“卿喜否?”审言蹈舞谢,后令赋《欢喜诗》,叹重其文,授著作佐郎,迁膳部员外郎。神龙初,坐交通张易之,流峰州。入为国子监主簿、修文馆直学士,卒。大学士李峤等奏请加赠,诏赠著作郎。初,审言病甚,宋之问、武平一等省候何如,答曰“甚为造化小儿相苦,尚何言?然吾在,久压公等,今且死,固大慰,但恨不见替人”云。少与李峤、崔融、苏味道为文章四友,世号“崔李苏杜”。融之亡,审言为服缌云。审言生子闲,闲生甫。(《新唐书·杜审言传》)

注释:
    和:指用诗应答。
    晋陵:现江苏省常州市。
    淑气:和暖的天气。
    古调:指陆丞写的诗,即题目中的《早春游望》。

韵译:
    只有远离故里外出做官之人,
    特别敏感自然物候转化更新。
    海上云霞灿烂旭日即将东升,
    江南梅红柳绿江北却才回春。
    和暖的春气催促着黄莺歌唱,
    晴朗的阳光下绿苹颜色转深。
    忽然听到你歌吟古朴的曲调,
    勾起归思情怀令人落泪沾襟。

赏析:
    因物感兴,即景生情。诗人写自己宦游他乡,春光满地不能归省的伤情。诗一开头就发出感慨,说明离乡宦游,对异土之“物候”才有“惊新”之意。中间二联具体写“惊新”,写江南新春景色,诗人怀念中原故土的情意。尾联点明思归和道出自己伤春的本意。
    诗采用拟人手法,写江南早春,历历如画。对仗工整,结构细密,字字锤炼。“渡”、“催”二字使用尤为精湛。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82杜荀鹤——《春宫怨》
 

早被婵娟误,欲妆临镜慵。
承恩不在貌,教妾若为容。
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
年年越溪女,相忆采芙蓉。

作者:
   字彦之,池州人,有诗名。自号九华山人。大顺二年,第一人擢第,复还旧山。宣州田  遣至汴通好,朱全忠厚遇之,表授翰林学士、主客员外郎、知制诰。恃势侮易缙绅,众怒,欲杀之而未及。天祐初卒。自序其文为《唐风集》十卷。

注释:
婵娟:形态美好貌。
若为容:又教我怎样饰容取宠呢。
    越溪女:指西施浣纱时的女伴。

韵译:
早年我被容貌美丽所误,落入宫中;
我懒得对镜梳妆打扮,是没有受宠。
蒙恩受幸,其实不在于俏丽的颜面;
到底为取悦谁,叫我梳妆修饰仪容。
鸟儿啼声繁碎,是为有和暖的春风;
太阳到了正午,花影才会显得浓重。
我真想念,年年在越溪浣纱的女伴;
欢歌笑语,自由自在地采撷着芙蓉。

赏析:
    这首诗是代宫女抒怨的代言诗,其实也含有自叹无人赏识之意。首联写因貌美而入宫,受尽孤寂,不愿梳妆,颔联写取宠不在容貌,因而不必妆扮了。颈联写景,春风骀荡,风和日丽,鸟语花香,借以烘托春心受残,寂寞空虚的情感。末联写往日之悲苦,更露其怨情。“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是历来为人所推崇的名句。
关于此诗作者,历来有所争议。欧阳修和吴聿以为周仆所为,而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却断为杜荀鹤所作,且云:“故谚云:杜诗三百首,惟在一联中,'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是也。”孰是孰非,有待行家考证。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83冯延巳——《采桑子》
 
 小庭雨过春将尽,片片花飞。独折残枝,无语凭阑只自知。
玉堂香暖珠帘卷,双燕来归。君约佳期,肯信韶华得几时。
马嘶人语春风岸,芳草绵绵。杨柳桥边,落日高楼酒旆悬。
旧愁新恨知多少,目断遥天。独立花前,更听笙歌满画船。
西风半夜帘栊冷,远梦初归。梦过金扉,花谢窗前夜合枝。
昭阳殿里新翻曲,未有人知。偷取笙吹,惊觉寒蛩到晓啼。
酒阑睡觉天香暖,绣户慵开。香印成灰,独背寒屏理旧眉。
朦胧却向灯前卧,窗月徘徊。晓梦初回,一夜东风绽早梅。
小堂深静无人到,满院春风。惆怅墙东,一树樱桃带雨红。
愁心似醉兼如病,欲语还慵。日暮疏钟,双燕归栖画阁中。
画堂灯暖帘栊卷,禁漏丁丁。雨罢寒生,一夜西窗梦不成。
玉娥重起添香印,回倚孤屏。不语含情,水调何人吹笛声。
笙歌放散人归去,独宿江楼。月上云收,一半珠帘挂玉钩。
起来检点经游地,处处新愁。凭仗东流,将取离心过橘州。
昭阳记得神仙侣,独自承恩。水殿灯昏,罗幕轻寒夜正春。
如今别馆添萧索,满面啼痕。旧约犹存,忍把金环别与人。
微风帘幕清明近,花落春残。尊酒留欢,添尽罗衣怯夜寒。
愁颜恰似烧残烛,珠泪阑干。也欲高拌,争奈相逢情万般。
画堂昨夜愁无睡,风雨凄凄。林鹊争栖,落尽灯花鸡未啼。
年光往事如流水,休说情迷。玉箸双垂,只是金笼鹦鹉知。
寒蝉欲报三秋候,寂静幽居。叶落闲阶,月透帘栊远梦回。
昭阳旧恨依前在,休说当时。玉笛才吹,满袖猩猩血又垂。
洞房深夜笙歌散,帘幕重重。斜月朦胧,雨过残花落地红。
昔年无限伤心事,依旧东风。独倚梧桐,闲想闲思到晓钟。
花前失却游春侣,极目寻芳。满眼悲凉,纵有笙歌亦断肠。
林间戏蝶帘间燕,各自双双。忍更思量,绿树青苔半夕阳。

作者:
    冯延巳(904—960)字正中,南唐广陵(今扬州)人。事元宗李景,官至中书侍郎左仆射平章事,是当时词坛的大家。有《阳春集》。多才艺,工诗词。仕南唐,李璟时为宰相。他的词虽也写妇女、相思之类的题材,但不象花间派那样雕章琢句。他能用清新的语言,着力刻画人物内心的活动和哀愁,他运用“托儿女之辞,写君臣之事”的传统手法,隐约流露出对南唐王朝国势的关心与忧伤,对温庭筠以来的婉约词风有所发展。

注释:
①忍:那堪,怎忍。

赏析:
    正当春花怒放,携手观赏时,失却了“游春侣”!独自寻芳的心情,纵有笙歌,也不免愁肠欲断。眼前蝶戏林间,燕穿帘栊,更使人不堪思量。词中用“各自双双”反衬人物的孤寂。“绿树青苔半夕阳”韵味无限,耐人寻思。全词情景相渗,构思新颖,风流蕴藉,雅淡自然。体现了冯词的特色。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通首仅寓孤闷之怀。江左自周师南侵,朝政日非,延巳匡救无从,怅疆宇之日蹙,“夕阳”句寄慨良深,不得以绮语目之。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触景感怀,文字疏隽。上片,径写独游之悲,笙歌原来可乐,但以无人偕游,反增凄凉。下片,因见双蝶、双燕,又兴起己之孤独。“绿树”句,以景结,正应“满目悲凉”句。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84杜荀鹤——《旅泊遇郡中叛乱示同志》
 

握手相看谁敢言,军家刀剑在腰边。
遍搜宝货无藏处,乱杀平人不怕天。
古寺拆为修寨木,荒坟开作甃城砖。
郡侯逐出浑闲事,正是銮舆幸蜀年。

作者:
     杜荀鹤 字彦之,池州人,有诗名。自号九华山人。大顺二年,第一人擢第,复还旧山。宣州田  遣至汴通好,朱全忠厚遇之,表授翰林学士、主客员外郎、知制诰。恃势侮易缙绅,众怒,欲杀之而未及。天祐初卒。自序其文为《唐风集》十卷。

注释:
     平人:平民,善良的老百姓。避太宗李世民讳,故称。
     修寨木:修理营寨木栅所用的材料。
     开:挖掘。
     甃:音皱,修筑,用砖砌。
     逐出:被赶走。
     浑闲事:完全不算一回事,极言其轻。
     銮舆:指系有銮铃的车,即皇帝所乘的车驾。
     幸蜀:入蜀地。皇帝到某地称幸。此指唐僖宗逃往四川。

赏析:
     看似忍气吞声之语,正是激愤难言之事。丧失离乱时流离失所之苦、背井离乡之痛尽化在眼前种种,和着血泪道出,越是压抑越想平淡就更见其愤恨不平。末句已是丧国噬骨之耻,以轻松语调说出,惊天动地事亦是平常,无理处自有悲切。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85杜荀鹤——《山中寡妇》
 
夫因兵死守蓬茅,麻苎衣衫鬓发焦。
桑柘废来犹纳税,田园荒尽尚征苗。
时挑野菜和根煮,旋斫生柴带叶烧。
任是深山更深处,也应无计避征徭。

作者:
    杜荀鹤  字彦之,池州人,有诗名。自号九华山人。大顺二年,第一人擢第,复还旧山。宣州田  遣至汴通好,朱全忠厚遇之,表授翰林学士、主客员外郎、知制诰。恃势侮易缙绅,众怒,欲杀之而未及。天祐初卒。自序其文为《唐风集》十卷。

注释:
     蓬茅:蓬舍茅屋。
     麻苎:粗麻布缝制的衣服。
     柘:音设,落叶乔木,叶可养蚕。
     废:种桑柘的地已荒废。
     纳税:缴纳丝税。
     征苗:征收田赋。
     旋斫:临时现吹。
     旋:随即。
     无计:没办法。
     征徭:赋税和徭役。

赏析:
     前六句全是苦意,已是民不聊生尚有征徭,令人苦不堪言。末句逼入绝境,以苛政猛于虎之叹点题,直是触目惊心、耸人听闻一般。
     平易朴实,风格沉郁,将一腔沉痛埋于字里行间,到无可忍耐时抒发情感,悲叹之余见斑斑泪痕。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86杜荀鹤——《再经胡城县》

去岁曾经此县城,
县民无口不冤声。
新来县宰加朱绂,
便是生灵血染成。

作者:
     杜荀鹤 字彦之,池州人,有诗名。自号九华山人。大顺二年,第一人擢第,复还旧山。宣州田  遣至汴通好,朱全忠厚遇之,表授翰林学士、主客员外郎、知制诰。恃势侮易缙绅,众怒,欲杀之而未及。天祐初卒。自序其文为《唐风集》十卷。

注释:
     胡城,唐时县名,故城在今安徽阜阳县西北。
     无口不冤声:没有一个老百姓不叫喊含冤受屈。
     县宰:县令。
     朱绂(fú),即緋袍,红色官服。加朱绂是对县令的特殊奖赏。
     生灵:人民。

赏析:
     按唐代制度,五品官服浅緋,四品官服深緋,一般县令只有六、七品。胡城县令却以“县民无口不冤声”的“政绩”身加朱绂,这红袍实际上是老百姓的鲜血染成。这是一首揭露黑暗统治的政治讽刺诗。刀笔直书,出石破天惊之语。冤深似海,怨深似海,一腔忧愤如何了结?起句平平,随后如坠千钧,翻为凄厉,如杜鹃啼血,又胜如杜鹃啼血,一忧民之心动人心弦。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87冯延巳——《长命女》
 

春日宴,
绿酒一杯歌一遍。
再拜陈三愿:
一愿郎君千岁,
二愿妾身常健,
三愿如同梁上燕,
岁岁长相见。

作者:
    冯延巳(904—960)字正中,南唐广陵(今扬州)人。事元宗李景,官至中书侍郎左仆射平章事,是当时词坛的大家。有《阳春集》。多才艺,工诗词。仕南唐,李璟时为宰相。他的词虽也写妇女、相思之类的题材,但不象花间派那样雕章琢句。他能用清新的语言,着力刻画人物内心的活动和哀愁,他运用“托儿女之辞,写君臣之事”的传统手法,隐约流露出对南唐王朝国势的关心与忧伤,对温庭筠以来的婉约词风有所发展。

注释:
    绿酒:古时米酒酿成未滤时,面浮米渣,呈淡绿色,故名。

赏析:
    词写春日开宴,夫妇双方祝酒陈愿。词以妇人口吻,用语明白如话,带有民歌情调。末两句以梁燕双栖喻夫妻团圆,天长地久。全词浅近而又含蓄。
   《柳塘词话》:冯正中乐府、思深语丽,韵逸调新,多至百首。有杂入《六一集》中者,而其《阳春集》特为言情之作。此词清新明丽,语浅情深,有民歌风味,无亡国哀音。
    徐釻《词苑丛谈》:南唐宰相冯延巳,有乐府一章,名长命女云:“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其后有人以词改为雨中花云:“我有五重深深愿。第一愿且图久远。二愿恰如雕梁双燕,岁岁得相见。三愿薄情相顾恋。第四愿永不分散。五愿奴留收因结果,做个大宅院。”
    味冯公之词,典雅丰容,虽置在古乐府,可以无愧。一遭俗子窜易,不惟句意重复,而鄙恶甚矣。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88冯延巳——《鹊踏枝》之一
 

几日行云何处去,
忘却归来,不道春将暮。
百草千花寒食路,
香车系在谁家树?

泪眼倚楼频独语,
双燕飞来,陌上相逢否?
撩乱春愁如柳絮,
悠悠梦里无寻处。

注释:
     行云:喻指流浪的男子。
     寒食:在清明的前两天。
     陌:田间小路。

赏析:
     别离之后,一屡屡相思不知托付与谁?只留得倚楼凝望,千言万语无处倾诉,频频独语,亦无怨辞。只是含愁连连问来,一层一层深入,愈想愈觉得思情恍惚、凄苦欲绝,愈想愈见得其情甚大痴,其情甚浓。春已暮,花已残,流水依旧,独不见离人还。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89冯延巳——《清平乐》
 雨晴烟晚,
绿水新池满。
双燕飞来垂柳院,
小阁画帘高卷。

黄昏独倚朱阑,
西南新月眉弯。
砌下落花风起,
罗衣特地春寒。

注释:
     砌:台阶。
     特地:特别。

赏析:
    双燕穿柳,池水新绿,已经春满人间。这首小词,通过江南春景的描写,委婉含蓄地反衬出人物内心的孤寂。独倚朱阑,那楼头新月,砌下落花,不禁勾起相思之情。全词以景托情,辞语雅洁,意境清新。“罗衣特地春寒”,雅丽含蓄,饶有韵致,令人揽撷不尽。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纯写春晚之景。“花落春寒”句论词则秀韵珊珊,窥词意或有忧谗自警之思乎?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词纯写景物,然景中见人,娇贵可思。初写雨后池满,是阁外远景;次写柳院燕归,是阁前近景。人在阁中闲眺,颇具萧散自在之致。下片,写倚阑看月,微露怅意。着末,写风振罗衣,芳心自警。通篇俱以景物烘托人情,写法极高妙。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90冯延巳——《谒金门》
 

风乍起,
吹绉一池春水。
闲引鸳鸯香径里,
手挼红杏蕊。

斗鸭阑干独倚,
碧玉搔头斜坠。
终日望君君不至,
举头闻鹊喜。

注释:
 乍:忽然。
 闲引:无聊地逗引着玩。
 挼:揉搓。
 斗鸭:以鸭相斗为欢乐。斗鸭阑和斗鸡台,都是官僚显贵取乐的场所。
 碧玉搔头:即碧玉簪。

赏析:
    冯延巳擅长以景托情,因物起兴的手法,蕴藏个人的哀怨。写得清丽、细密、委婉、
含蓄。这首脍炙人口的怀春小词,在当时就很为人称道。尤其“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
是传诵古今的名句。词的上片,以写景为主,点明时令、环境及人物活动。下片以抒情为主,并点明所以烦愁的原因。
四印斋刻《阳春集序》:冯词类多劳人、思妇之作,“忧生念乱,意内而言外。”据马令《南唐书》卷二十一载,当时中主李璟曾戏问冯延巳:“吹绉一池春水,卿何事?”冯答道:“夫如陛下'小楼吹彻玉笙寒’。”中主悦。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风乍起”二句破空而来,在有意无意间,如柴浮水,似沾非著,宜后主盛加称赏。此在南唐全盛时作。“喜闻鹊报”句,殆有束带弹冠之庆及效忠尽瘁之思也。
《蓼园词选》引沈际飞云:闻鹊报喜,须知喜中还有疑在,无非望幸希宠之心,而语自清隽。
 贺裳《皱水轩词筌》:南唐主(李璟)语冯延巳曰:“'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何与卿事?”冯曰:“未若'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不可使闻于邻国。然细看词意,含蓄尚多。又云:“无凭谐鹊语,犹觉暂心宽”,韩偓语也。冯延巳去偓不多时,用其语曰:“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虽窃其意,而语加蕴藉。
陈秋帆《阳春集笺》:考古今词家选籍,如《尊前集》、《花庵词选》、《草堂诗余》、《花草粹编》、《历代诗余》、《唐五代词选》、《词林纪事》等,均作冯词,尤为可证。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91冯延巳——《醉桃源》
 

南园春半踏青时,
风和闻马嘶。
青梅如豆柳如眉,
日长蝴蝶飞。

花露重,草烟低,
人家帘幕垂。
秋千慵困解罗衣,
画梁双燕归。

注释:
     日长:春分之后,白昼渐长。《春秋繁露》:“春分者,阴阳相半也。故昼夜均而寒暑平。”
     慵困:懒散困乏。

赏析:
     前人谓“冯词如古蕃锦,如周、秦宝鼎彝,琳琅满目,美不胜收”。此词写仲春景色,豆梅丝柳,日长蝶飞,花露草烟,秋千慵困,画梁双燕,令人目不暇接。而人物踏青时的心情,则仅于“慵困”、“双燕栖”中略予点泄,显得雍容蕴藉。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南园美景如画,春色撩人。写景句含婉转之情,可谓情景两得。词家之妙诀也。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92高适——《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
 
嗟君此别意何如,驻马衔杯问谪居。
巫峡啼猿数行泪,衡阳归雁几封书。
青枫江上秋天远,白帝城边古木疏。
圣代即今多雨露,暂时分手莫踌躇。

作者:
    
高适(700-765)字达夫,一字仲武,渤海(今河北沧县)人。少性拓落,不拘小节,耻预常科,隐迹博徒,才名便远。后举有道,授封丘尉。未几,哥舒翰表掌书记。后擢谏议大夫。负气敢言,权近侧目。李辅国忌其才。蜀乱,出为蜀、彭二州刺史,迁西川节度使。还,为左散骑常侍。永泰初卒。适尚气节,语王霸,衮衮不厌。遭时多难,以功名自许。年五十,始学为诗,即工,以气质自高,多胸臆间语。每一篇已,好事者辄传播吟玩。尝过汴州,与李白、杜甫会,酒酣登吹台,慷慨悲歌,临风怀古,人莫测也。中间唱和颇多。边塞诗与岑参齐名,并称“高岑”,有《高常待集》。今有诗文等二十卷,及所选至德迄大历述作者二十六人诗,为《中兴间气集》二卷,并传。

注释:
少府:唐代县尉的别称。
峡中:今四川东部一带。
嗟:叹息。一字定下全诗哀伤的基调。
驻马衔杯:意指作者乘马捧杯来送行。
问谪居:指请问贬居何地。
几封书:多写书信来。
青枫江:在长沙。
白帝城:在峡中。
圣代:对当代的美称。
雨露:比喻恩泽。此句用以宽慰二位友人,暗示总有一日尚能得以升迁。
踌躇:犹豫不决、驻足不前貌,含哀伤意。

赏析:
    这首赠别诗,既凄清缠绵,又慷慨悲歌,别意浓重,劝慰有加,除结句外,余皆“多胸臆语,兼有气骨”。作者的两位友人同时被贬流放,此番送别自然倍觉黯然神伤,更兼谪居之地乃猿啼巫峡、雁归衡阳;见秋帆远去,古木疏落,种种异地凄清之风物,尤令人惆怅。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93高适——《燕歌行》
 
开元二十六年,客有从元戎出塞而还者,作《燕歌行》以示适。感征戍之事,因而和焉。
汉家烟尘在东北,汉将辞家破残贼。
男儿本自重横行,天子非常赐颜色。
摐金伐鼓下榆关,旌旆逶迤碣石间。
校尉羽书飞瀚海,单于猎火照狼山。
山川萧条极边土,胡骑凭陵杂风雨。
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
大漠穷秋塞草腓,孤城落日斗兵稀。
身当恩遇恒轻敌,力尽关山未解围。
铁衣远戍辛勤久,玉箸应啼别离后。
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北空回首。
边庭飘飖那可度,绝域苍茫更何有。
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
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
君不见沙场征战苦,至今犹忆李将军。

作者:
    高适(700-765)字达夫,一字仲武,渤海(今河北沧县)人。少性拓落,不拘小节,耻预常科,隐迹博徒,才名便远。后举有道,授封丘尉。未几,哥舒翰表掌书记。后擢谏议大夫。负气敢言,权近侧目。李辅国忌其才。蜀乱,出为蜀、彭二州刺史,迁西川节度使。还,为左散骑常侍。永泰初卒。适尚气节,语王霸,衮衮不厌。遭时多难,以功名自许。年五十,始学为诗,即工,以气质自高,多胸臆间语。每一篇已,好事者辄传播吟玩。尝过汴州,与李白、杜甫会,酒酣登吹台,慷慨悲歌,临风怀古,人莫测也。中间唱和颇多。边塞诗与岑参齐名,并称“高岑”,有《高常待集》。今有诗文等二十卷,及所选至德迄大历述作者二十六人诗,为《中兴间气集》二卷,并传。

注释:
     燕歌行:乐府《相和歌·平调曲》题名。以三国时曹丕所作二首为最早,均写女子怀念远行的丈夫,为较早的七言诗体。后人所作多写征戎之事。以唐高适诗最为著名。
     开元:玄宗年号。
     元戎:主帅,此处指幽州节度使张守珪。
     汉家、汉将:均借汉指唐。
     烟尘:烟,狼烟烽火;尘,战场上扬起的尘土。指战争。
     残贼:凶残的敌人。
     横行:指广行,驰骋。
     赐颜色:犹赏脸。
     摐金伐鼓:鸣金击鼓。借指出兵打仗。金,形似锣小而的军队乐器。
     碣石:碣石山,在今河北省昌黎县北。
     校尉:次于将军的武官,泛指边防长官。
     羽书:上插羽毛以示紧急的军书。
     瀚海:大沙漠。
     单于:借匈奴君主指敌方首领。
     猎火:战火。古人以“会猎”作战争的借代辞。
     狼山:即狼居胥山,在今内蒙古自治区。
     极边土:临近边疆的尽头。
     胡骑:敌人的骑兵。
     凭陵:同“冯陵”,侵扰。
     斗兵稀:战斗的士卒愈来愈少。应上句“半死生”。
     铁衣:借指身披铁甲的战士。
     玉箸:玉做筷子,比喻女子的双泪。
     城南:借指家乡。
     蓟北:在今天津市蓟县。泛指东北边地。
     三时:即整天。一天分早、中、晚三时。
     李将军:李广,汉武帝时名将。

简析:
     这首诗热烈地颂扬了士兵们的英勇爱国精神,同时严厉地抨击了将领们享乐腐败和视士兵生命为儿戏的轻敌冒进,使苦与乐、庄严与无耻形成了鲜明的对此。结句借古喻今,点出朝廷因用人不当所造成的恶果,比一般因靖边而思名将的含义更为深刻。全诗形象鲜明,气势奔放,四句一韵,流转自然。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94顾况——《宫词五首》
 

禁柳烟中闻晓乌,风吹玉漏尽铜壶。
内官先向蓬莱殿,金合开香泻御炉。

玉楼天半起笙歌,风送宫嫔笑语和。
月殿影开闻夜漏,水精帘卷近银河。

玉阶容卫宿千官,风猎青旂晓仗寒。
侍女先来荐琼蕊,露浆新下九霄盘。

九重天乐降神仙,步舞分行踏锦筵。
嘈囋一声钟鼓歇,万人楼下拾金钱。

金吾持戟护新檐,天乐声传万姓瞻。
楼上美人相倚看,红妆透出水精帘。

作者:
     字逋翁,海盐人,肃宗至德进士。长于歌诗,性好诙谐,尝为韩滉节度判官,与柳浑、李泌善。浑辅政,以校书征;泌为相,稍迁著作郎。悒悒不乐,求归,坐诗语调谑,贬饶州司户参军。后隐茅山,以寿终。集二十卷,今编诗四卷。

注释:
     玉楼:华丽的高楼,指宫嫔的居所。
     笙歌:泛指优美的音乐。
     嫔:宫廷女官,泛指宫妃。

赏析:
    玉楼上,笙歌笑语何其欢;帘幕内,独有宫女愁无限。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95韩翃——《酬程近秋夜即事见赠》
 
长簟迎风早,空城澹月华。
星河秋一雁,砧杵夜千家。
节候看应晚,心期卧亦赊。
向来吟秀句,不觉已鸣鸦。

作者:
     韓翃,字君平,南陽人。登天寶十三載進士第,淄青侯希逸,宣武李勉相繼辟幕府。建中初,以詩受知德宗,除駕部郎中、知制誥,擢中書舍人卒。翃與錢起、盧綸輩號大曆十才子,爲詩興致繁富,一篇一詠,朝野珍之,集五卷,今編詩三卷。
注释:
    簟:竹席。
    空:形容秋天清虚景象。
    砧杵:捣衣用具,古代捣衣多在秋夜。

韵译:
我早早地枕着竹席迎风纳凉,
清虚的秋夜京城荡漾着月光。
一行秋雁高高地掠过了星空,
千家万户传来了捣衣的声响。
看节候应该是到了更深夜阑,
思念友人心灵相期睡觉也晚。
刚刚反复吟诵你送我的佳句,
不觉乌鸦呱呱啼叫天已渐亮。

赏析:
这是一首酬答诗,为了酬诗,而通宵未眠,足见彼此心期之切。前半首写秋夜,
声色俱全。颔联属对,尤其自然秀逸。颈联写更深夜阑,心期而不得入眠。末联写吟
咏赠诗,不觉已鸦噪天曙,结构颇为严密。“星河秋一雁,砧杵夜千家”,清新活
泼,实属佳对。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96韩翃——《寒食》
 

春城无处不飞花,
寒食东风御柳斜。
日暮汉宫传蜡烛,
轻烟散入五侯家。

作者:
     韓翃,字君平,南陽人。登天寶十三載進士第,淄青侯希逸,宣武李勉相繼辟幕府。建中初,以詩受知德宗,除駕部郎中、知制誥,擢中書舍人卒。翃與錢起、盧綸輩號大曆十才子,爲詩興致繁富,一篇一詠,朝野珍之,集五卷,今編詩三卷。

注释:
     寒食:清明前一二天的节令,相传为纪念春秋时介之推自焚死,此日起三天不举火吃冷食,故名。
     御柳:御苑的柳树。御,对帝王所作所为及所用之物,所居之处的敬称。
     汉宫:借指唐宫。
     五侯:此处指享特权的皇亲国戚宦官豪臣。

赏析:
    这是一首杰出的古代政治讽刺诗,作者蕴藉而巧妙地吟咏节令景色,对时政予以有力的讥刺。人们从中得这样的启迪:春色可爱可喜,而特权可憎可恨。
    蓟塘退士评曰:“唐代宦官之盛,不减于桓灵。诗比讽深远。”桓灵,指汉桓帝刘志与汉灵帝刘宏,时宦官气焰极盛。
    唐德宗时有两个韩翃(另一个为江淮刺史),德宗指名写“春城无处不飞花”的韩翃任制诰之职。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97韩翃——《同题仙游观》
 
仙台下见五城楼,风物凄凄宿雨收。
山色遥连秦树晚,砧声近报汉宫秋。
疏松影落空坛静,细草香闲小洞幽。
何用别寻方外去,人间亦自有丹丘。

作者:
     韓翃,字君平,南陽人。登天寶十三載進士第,淄青侯希逸,宣武李勉相繼辟幕府。建中初,以詩受知德宗,除駕部郎中、知制誥,擢中書舍人卒。翃與錢起、盧綸輩號大曆十才子,爲詩興致繁富,一篇一詠,朝野珍之,集五卷,今編詩三卷。

注释:
     仙游观:《唐书.潘师正传》载:道家潘师正居于嵩山逍遥谷,高宗曾为召见他而令史官于逍遥谷口开一门,号“仙游门”。嗣后,此处道观辄称“仙游观”。仙游,言游于仙境。
     五城楼:《史记.封禅书》:“方士有言,黄帝时为五城二楼,以候神人。”此处指仙游观。
     宿雨:隔夜的雨。
     秦:嵩山一带属秦地。
     汉宫:指唐宫。
     砧:捣衣用具,古代捣衣多在秋夜。
     坛:土筑的高台。道教徙佛教徙做法事或诵经时的场所。
     方外:犹世外,言超然于世俗之外 。
     丹丘:指神仙居所,昼夜长明。

赏析:
    此作描绘了诗人向往这样的仙境:山色连树,捣衣声声;松影婆娑,空坛清静;细草生香,小洞幽深。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98韩偓——《已凉》
 

碧阑干外绣帘垂,
猩色屏风画折枝。
八尺龙须方锦褥,
已凉天气未寒时。

作者:
   字致光(一作尧),京兆万年人。龙纪元年,擢进士第,佐河中幕府,召拜左拾遗,累迁谏议大夫,历翰林学士、中书舍人、兵部侍郎。以不附朱全忠,贬濮州司马,再贬荣懿尉,徙邓州司马。天佑二年,复原官,不赴召,南依王审知而卒。《翰林集》一卷,《香奁集》三卷。
注释:
    龙须:属灯心草科,茎可织席。

韵译:
门外是碧绿的阑干,门上绣帘低垂;
狸红色的屏风,描画着曲折的花枝。
大床铺着八尺龙须草席,锦被缎褥;
天色正当转凉,却还未到寒冷之时!

赏析:
这是写景寓情诗,诗人通过对一间华丽精致的金闺绣户和一年中最舒适的“已凉
未寒之时”的描绘,点染了在深闺绣阁中的主人公,渴望爱情生活的情怀。布景种
种,不仅写出了卧室的华贵气派,还增添了绮靡的氛围,并点明这是在一年中“已凉
未寒之时”,便把主人公一种闺情绮思推到极点。故蘅塘退士批曰:“此亦通首布
景,并不露情思,而情愈深远。”此论确有见地。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99韩愈——《八月十五夜赠张功曹》
 

纤云四卷天无河,清风吹空月舒波。
沙平水息声影绝,一杯相属君当歌。
君歌声酸辞正苦,不能听终泪如雨。
洞庭连天九疑高,蛟龙出没猩鼯号。
十生九死到官所,幽居默默如藏逃。
下床畏蛇食畏药,海气湿蛰熏腥臊。
昨者州前捶大鼓,嗣皇继圣登夔皋。
赦书一日行千里,罪从大辟皆除死。
迁者追回流者还,涤瑕荡垢清朝班。
州家申名使家抑,坎轲只得移荆蛮。
判司卑官不堪说,未免捶楚尘埃间。
同时辈流多上道,天路幽险难追攀。
君歌且休听我歌,我歌今与君殊科。
一年明月今宵多,人生由命非由他,
有酒不饮奈明何。

作者:
     韩愈 字退之,南阳人。少孤,刻苦为学,尽通六经百家。贞元八年,擢进士第,才高,又好直言,累被黜贬。初为监察御史,上疏极论时事,贬阳山令,元和中,再为博士,改比部郎中、史馆修撰,转考功、知制诰,进中书舍人,又改庶子。裴度讨淮西,请为行军司马,以功迁刑部侍郎。谏迎佛骨,谪刺史潮州,移袁州。穆宗即位,召拜国子祭酒、兵部侍郎。使王廷凑归,转吏部,为时宰所构,罢为兵部侍郎,寻复吏部。卒,赠礼部尚书,谥曰文。愈自比孟轲,辟佛老异端,笃旧恤孤,好诱进后学,以之成名者甚众。文自魏晋来。拘偶对体日衰,至愈,一返之古。而为诗豪放,不避粗险,格之变亦自愈始焉。集四十卷,内诗十卷,外集遗文十卷,内诗十八篇。今合编为十卷。

注释:
    张功曹:张署,河间(今属河北人)人。功曹,官名,相当于郡守的总务长。
    纤云:云丝。
    河:银河,群星。
    月舒波:言月光如水,光波舒展。
    相属:犹相劝,劝酒。苏轼《赤壁赋》:“举酒属客”。
    九疑:九疑山,苍梧山,在今湖南省宁远县。
    十生九死:即九死一生,形容屡经生死危险而幸存。
    食畏药:意谓饮食只怕吃到毒虫吃过的食物。
    湿蛰:指蛰伏在湿处的蛇虫。
    捶大鼓:唐代颁大赦令时,击鼓千声集百官。
    夔皋:舜帝时的贤臣夔和皋陶,借指贤臣。
    州家、使家:均为当时口语,分别指州刺史与观察使。
    坎轲:同“坎坷”不得志。
    移蛮荆:指调往江陵任功曹参军。江陵古为楚的郢都,故云。
    天路:进身朝廷之路。
    殊科:不同一类。科,类别。
    今宵多:意指仿夜中秋月最明。
    有酒不饮奈明何:犹言“莫使金樽空对月”,奈明何,意谓如何对得起明月呢?

赏析:
     韩愈与张署曾一起在京城任监察御史,又因直谏一同遭贬。时韩愈身处客馆举头望中秋明月之际,不禁忧心郁郁。这首诗表达的是诗人对人生的感慨,以一种无可奈何的心情,用“人生由命”的宿命观慰藉友人,并自我解嘲。


雨中笠翁图书馆编辑
 
100韩愈——《山石》
 
 山石荦确行径微,黄昏到寺蝙蝠飞。
升堂坐阶新雨足,芭蕉叶大栀子肥。
僧言古壁佛画好,以火来照所见稀。
铺床拂度置羹饭,疏粝亦足饱我饥。
夜深静卧百虫绝,清月出岭光入扉。
天明独去无道路,出入高下穷烟霏。
山红涧碧纷烂漫,时见松枥皆十围。
当流赤足踏涧石,水声激激风生衣。
人生如此自可乐,岂必局促为人鞿。
嗟哉吾党二三子,安得至老不更归。

作者
     韩愈  字退之,南阳人。少孤,刻苦为学,尽通六经百家。贞元八年,擢进士第,才高,又好直言,累被黜贬。初为监察御史,上疏极论时事,贬阳山令,元和中,再为博士,改比部郎中、史馆修撰,转考功、知制诰,进中书舍人,又改庶子。裴度讨淮西,请为行军司马,以功迁刑部侍郎。谏迎佛骨,谪刺史潮州,移袁州。穆宗即位,召拜国子祭酒、兵部侍郎。使王廷凑归,转吏部,为时宰所构,罢为兵部侍郎,寻复吏部。卒,赠礼部尚书,谥曰文。愈自比孟轲,辟佛老异端,笃旧恤孤,好诱进后学,以之成名者甚众。文自魏晋来。拘偶对体日衰,至愈,一返之古。而为诗豪放,不避粗险,格之变亦自愈始焉。集四十卷,内诗十卷,外集遗文十卷,内诗十八篇。今合编为十卷。

注释:
    荦确:山石不平的样子。
    支子:即桅子。花白香浓,果可入药。
    所见稀:言依稀可见。
    羹饭:僧人待客的饮食。
    疏粝:蔬菜与粗米饭。
    百虫绝:各种虫声绝,犹言万簌俱寂。
    无道路:辨不清山路,含行不由径之意。
    穷烟雾:言走遍山径,看尽烟。
    枥:栎树,分麻栎、白栎。多生长在深山里。
    鞿:马缰绳。为人鞿,比喻受人牵制、束缚。
    吾党二三子:志同道合的友人寥寥无几。辛弃疾《贺亲郎》词:“知我者,二三子”。
    不更归:更不归。更,再。

赏析:
     这首诗用素描的手法有次序地写从雨后的黄昏到山寺漫游至第二天早晨的情景,具象地写出了山中和寺中所见到的景物,语言朴素自然。结尾处的深深感慨倾泻了宦途失意的痛苦。



 




新闻信息连播版权所有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